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上瘾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恽宝惠:袁世凯之再起   

2015-04-09 12:35:51|  分类: 政治 历史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恽宝惠:袁世凯之再起
恽宝惠(1885-1979),常州人,恽毓鼎长子,清末授陆军部主事、秘书科长、陆军大臣行营秘书长、司长、禁卫军秘书处长。北洋政府时任国务院秘书长、蒙藏院副总裁。伪满洲政府时曾任内务府部长,后任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解放后任全国政协文史馆员。
当清宣统三年(1911年)八月(旧历,下同)武昌起义,清廷震动,派陆军大臣荫昌督师,我以陆军部秘书科科长职务关系,综理文牍,随行营南下,于八月二十四日出发。当专车过彰德时停驶,特将最后一节花车另挂至洹上村站,袁世凯已以车马相迓。我与总参议易乃谦、军法处处长丁士源均随同前往,与袁相晤(我见袁这是第一次)。袁即偕荫昌至另室谈话,我等另有人招待。上灯后,备席相款,袁并亲出周旋。饭后回站,路过院中,见某室挂有电报处牌子,机声搭搭,聆之甚晰。其时袁尚系罢斥在籍之人,而仍有此种不应有之设备,盖各方面电报消息,此三年中固无一日之隔阂也。
当光绪戊申(1908年)腊月,袁开缺回籍,步军统领曾派袁得亮(彼时系步军统领衙门武职,民国后升授右翼总兵)护送,实则暗负监视之责。此人蠢俗平庸,焉能胜任。袁世凯出京后,先到卫辉,后至彰德,由袁克定督工修洹上村房屋移居,名曰养寿园。袁与乃兄在园中着蓑笠,乘舟垂钓,特拍一照,故炫于外,以示终隐之志。并为袁得亮特辟一室,留其居住,并认彼为本家,饮食衣服,待遇周到,银钱小惠,更不必谈。得亮每月必向步军统领报告袁之行动,实则得亮不通文墨,一切由袁幕府代劳(袁私人幕府迄未解散),摄政载沣等均信之不疑,或且等闲视之,其不落袁之圈套,尚复何待?
陆军大臣行营专车驶至孝感,即因前面兵车拥塞,不能前进;最前头兵车可开至滠口,已距刘家庙站不远,再前即大智门矣。此二十日中,迭有电旨起用袁世凯,授为钦差大臣、湖广总督,前方军队由第一军军统冯国璋统率,又命荫昌回部供职。归途行抵信阳,适袁之专车在站相候,当将钦差大臣关防赉交袁受领。会谈之顷(我因捧送关防,与易乃谦均在袁车上),知吴禄贞在石家庄截留前方军队枪炮弹药辎重,已有异志。说到此处,尚须略述一个月前之经过。
近畿陆军各镇统制,本均系袁之小站旧人;重用留日士官生直接统兵,任为统制、协统,则自载涛任军咨大臣、荫昌任陆军大臣始即以第六镇来说,自段祺瑞由统制升署江北提督(王士珍丁忧遗缺)后,以赵国贤继任;赵授广东潮州镇总兵,始遴选以吴禄贞奏补。吴字绶卿,为湖北云梦人,留日一期士官生,旧学有根底,回国早露头角,在东北帮办延吉边务,与日本交涉,极著声誉。其人恃才傲岸,与良弼交谊最笃,良力荐于涛、荫,遂有此特擢。同时,张绍曾授二十镇统制张字敬舆,为直隶大城人,留日一期士官生,久任北洋督练公所教练处总办;其协统蓝天蔚(字秀豪,鄂人),又第四镇协统王遇甲(字司丞,鄂人),亦均士官生也。吴就职后,因更动人事及扩充事权,与军部长官时有龃龉。其时,六镇正参谋官(即后来之参谋长)为张联棻(此人现在京)。吴一日特下手谕云:“十二协统领周符麟烟瘾甚深,行同盗贼,应即撤职,遗缺以张联棻呈部奏补。”经张力辞,府部亦不应允,始拟暂由二十四标统带吴鸿昌升署。吴禄贞亲笔草函,迳呈大臣、副大臣,语气凌厉,要以必行,已不复如其他统制之恭顺,结果亦未批准。吴因以大憾,不满之意,形于词色。
及武昌变起,吴由保来京,其第六镇兵抽调赴永平秋操者,即编入第一军南行;协统李纯、周符麟,均随大臣专车。李纯每日与我同在餐车对座进餐,周符麟常醉后掣其所佩之刀,作愤恨毒詈之语。我见之已惯,知其对吴早晚必要决裂,而不料吴杀身之祸,即伏于此也。吴在部自告奋勇,说本系鄂人,此次随军到鄂,必可过江劝谕革命军解甲反正。荫昌固已疑之,令其回保部署,再行赶来。车过保定,吴下车时与我握手言别,期以不久相会。车开后,荫告我:吴禄贞若到前方,必靠不住,当遇机除之,以免后患。
及荫昌交代军务,专车北驶,于一个很早的清晨经过石家庄,直开过站不停,未发生事故。到京后,即值二十镇统?制张绍曾等电请宣布立宪信条。吴禄贞与彼等往返密商,事诚有之,若谓吴曾奉派往滦州宣抚,始得协谋发动(见陶菊隐著《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则不记忆有此一事,且在时间上似不可能,盖两人之动机不同,其办法亦不一致也。二十镇中级官发动,由施从云、王金铭、冯玉香(即冯玉祥)带头,三人皆管带。施、王为王怀庆(时任通永镇总兵)捕获,壮烈就义,冯机警逃脱。后来冯任陆军检阅使时,曾为施、王铸铜象,矗立北京中山公园,座下有一文记当时起义经过,是冯所撰。此两象后被搬除,当局主张销毁,我时任公园常委,与同人密商,移贮公园库中,今不知在何所矣。
吴禄贞在保所部,仅是六镇少数军队,原难举事。及其开赴石家庄截留接济前线军火列车,消息传至北京,晋军亦已开到娘子关。吴则电报清廷,云晋军已经就抚,于是特授吴为山西巡抚(晋抚陆钟琦已被新军在抚署击毙,协统谭振德亦为部下所杀),思以爵位弭其异图。吴奉旨后,尚有电奏谢恩,略谓:“巡抚关防,尚在太原,是否遗失,不得而知,谨刊刻木质关防一颗,文曰‘山西巡抚兼提督关防’(清制,晋抚例兼提督),禄贞即于行次启用,以昭信守”云云(此电奏由内阁抄交陆军部备案,经我收阅)。实则吴先乘车前往娘子关,已与晋军接洽妥协,并令开往石家庄一同举旗北上吴之种种布置,已为袁世凯和北京政府侦悉。袁其时虽驻广水,而钳制载沣等逐步计划,早有成算,取得政权,即在指顾;若使吴直捣北京,进行颠复,则满盘计划全空,尚有何戏可唱?杀吴一事,势在必行,况又有周符麟切齿之恨,正可利用。但以我所知闻,周与李纯均尚在汉口第一军司令部,据说是一王姓军官受命所为,非周亲下手也(陶菊隐著?《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及传说均不确)。彼时军咨府第三厅厅长陈其采(字蔼士,为陈其美之兄)曾赴石家庄侦察吴之行动。两人本系士官同期,同学交好,但陈一到,吴即开口说:“你是涛贝勒叫你来监视我的行动的。”陈力辩,谓:“军咨府无事可办,老同学开府三晋,极愿追随左右,同建立一番事业,何必多疑。”彼时六镇正参谋官张联棻,已于秋操军次随同冯国璋赴汉,吴所用之张世膺(留日四期士官生)为鄂省同乡,因令权任参谋长职务。吴住车站,与副官周维桢同室。陈到后,即值吴召集中级以上军官在电报局楼上聚餐开会(时晋军甫到)。吴即席宣布采取革命手段,明晨即直赴北京,并分发白布臂箍,使各缠左臂,以为符识,有不服从者即以军法从事。会后,吴返车站,尚与陈其采谈话后始就寝。至夜半,忽发觉有军官多人进屋,要见“吴大帅”。吴知事不妙,启后户,思越墙,未果,只得夺斗而出,为某所击倒,以刀断吴之头持去。张世膺、周维桢亦同时遇害。后于铁道旁(距站里许)将吴之头寻获。陈其采仓皇隐匿运煤车上,幸未波及,到京缕述如此。此即吴禄贞被杀经过也。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