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上瘾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南朝宋废帝刘子业与贵族的博弈   

2015-03-28 20:58:33|  分类: 生活 养生 医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朝宋废帝刘子业与贵族的博弈

  
  孝武帝刘骏在位十年,35岁时就病死了。孝武帝留给自己儿子的摊子,表面上看不能算太烂。
  
  前废帝继位时,刘宋帝国的权力格局应该是这样的。
  
  几个毫无家族背景、军政班底的中书舍人(戴法兴、戴明宝、巢尚之)在核心辅佐小皇帝;皇族代表(刘义恭)与几个贵族代表、军政大佬(柳元景、颜师伯、沈庆之、王玄谟)作为辅政大臣在里层辅佐小皇帝。
  
  在这种政治格局中,权力核心的几个中书舍人想威胁皇权时,自然会受到外围贵族代表、军政大佬的牵制;而里层的贵族代表、军政大佬想威胁皇权时,自然会受到权力核心的那几个中书舍人的牵制。
  
  而且孝武帝刘骏设置的权力格局,应该远比这要复杂。因为我们仔细看上述诸人就会发现,皇叔、皇弟、王谢家族的代表人物还没有出场呢!事实上,这股庞大的力量还在外围约束、制约着上面提到的中书舍人、辅政大臣。
  
  从表面上看,这个政治格局应该是非常稳定的。但最后的结果,却显然是孝武帝刘骏始料不及的。
  
  猜忌严苛的孝武帝死了。对于那些中书舍人、贵族代表、军政代表而言,实在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们终于不用战战兢兢的面对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了,更用不着时刻害怕一不小心就祸从天降了。
  
  因为小皇帝年龄比较小;而且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等人都是辅政大臣。所以从理论上,小皇帝应该受到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沈庆之的指导、约束。在这种背景下,无论中书舍人,还是贵族代表、军政大佬都开始在皇帝面前倚老卖老。
  
  因为大家都对小皇帝倚老卖老,所以人们更感觉小皇帝没有什么可怕的。在这种背景下,戴法兴甚至都忘了最基本的君臣礼节,因为在他心目中,小皇帝只是一个需要他严加管教的小孩子。据史书记载,戴法兴看到小皇帝不服自己管教,竟然对小皇帝说:“你这样胡来,是想当营阳王了吗?”
  
  营阳王是刘义隆的太子刘义符,刘义符当皇帝不到三年,就被徐羡之等人联合起来废杀了。戴法兴问小皇帝是不是想当营阳王,大约是想告诉小皇帝一个道理:“皇帝也不能为所欲为,否则,臣子也可以废了皇帝。”
  
  当时的小皇帝已16岁了。
  
  到了这个年龄,不要说是皇帝了,就是普通的孩子,也不会事事听从大人了。臣子(戴法兴)想让一个这种年龄的小皇帝处处听从他们,本身就有着无法想象的困难。
  
  更主要的是,他们的这种关系围绕在皇权周围,本身就会变得更复杂起来。因为这绝不是几个大人教育孩子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孩子愿不愿意听从大人的问题;因为这里面关系着天大的权力、利益争夺。
  
  皇帝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当皇帝与臣子之间有了意见分歧时,应该服从谁的意见?
  
  当皇帝一意孤行时,臣子可以约束皇帝吗?
  
  这种问题,实际上是没有答案的。孝武帝当年就是为了这些问题,而对颜竣等人大开杀戒的。换而言之,孝武帝用血腥的手段让臣子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当皇帝与臣子之间有了意见分歧时,自然应该服从皇帝的意见;当皇帝要一意孤行时,臣子还得服从皇帝。
  
  当前废帝刘子业继位后,这个问题显然又被重新提了出来。但此时因为小皇帝年幼,所以戴法自然有意无意的认为,小皇帝与臣子之间有了意见分歧时,小皇帝应该服从臣子的意见;当小皇帝要一意孤行时,臣子有权约束皇帝。当小皇帝对此表示不服时,戴法兴就告诉小皇帝,皇帝也会成为营阳王的,你千万不要以为皇帝可以为所欲为了。
  
  如果中书舍人与皇族亲王、贵族代表、军政大佬们利害一致。那戴法兴自然可以这样居高临下的教训小皇帝。问题是,戴法兴代表的中书舍人与皇族亲王、贵族代表、军政大佬之间存在着无可调和的矛盾。
  
  中书舍人既无强大的家族支持,又无显赫的军功,也无世人瞩目的道德、谋略;他们只是凭借皇帝的亲近,就居于帝国权力核心,并凌驾于皇族亲王、贵族代表、军政大佬之上。对此,无论基于贵族社会的理论,还是基于普遍通行的政治理论,贵族代表、军政大佬都会对中书舍人的权力、地位感觉到不服气。
  
  在这种背景下,中书舍人(戴法兴)敢与皇帝叫板,自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因为当小皇帝下令打击中书舍人时,自然会获得皇族亲王、贵族代表、军政大佬的一致支持。在这种背景下,区区一个戴法兴哪有机会与皇帝抗衡呢?于是小皇帝一怒,戴法兴就得退出政治舞台,小皇帝感觉还不解恨,戴法兴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猜忌严苛的孝武帝终于死了,贵族代表、军政大佬们面对皇帝时,再也没有从前那种战战兢兢的心情了。因为皇帝年龄还小,所以从理论上皇帝应该听从他们的指导、约束。在这种背景下,那些贵族代表、军政大佬听到孝武帝死讯时,自然很容易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出喜悦。
  
  据史书所说,刘义恭等人在孝武帝死后,那是成天狂欢聚会。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公开的庆祝孝武帝之死(虽然多少也含有这种意味),而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实现某种串联。换而言之,大家边吃连喝、连玩边乐,顺便沟通一下对局势的看法,并建立起各种形式的联盟。
  
  俗话说:“人怕扎堆”。众多贵族代表、军政大佬成天一块吃吃喝喝、称兄道弟,而且面对一个年幼的小皇帝,自然容易说出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来。当中书舍人为代表的力量受到重创后,这些贵族代表、军政大佬就更感觉这个帝国就是他们的天下了。在这种背景下,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竟然开始密谋造反了。
  
  如果贵族代表、军政大佬们的利益一致,小皇帝自然只有被废了。问题是,孝武帝临死前,曾让沈庆之进入最高决策圈中,但人们认为沈庆之只是一介武夫,就把沈庆之给排出了最高决策圈。
  
  虽然把沈庆之排出最高决策圈,是颜师伯提议的,但这个提议能变成事实,本身就证明这个提议受到了其它大佬的共同支持。对于他们这种排挤,沈庆之当时并没有公开表示反对。但当刘义恭、颜师伯、柳元景联合沈庆之一块造反时,沈庆之马上就向小皇帝告密了。
  
  刘义恭等人最初无视沈庆之的权力、地位,现在造反呀,却想起了沈庆之,沈庆之自然不会站在他们一边。因为沈庆之是军方最举足轻重的大佬,密谋作乱的人如果不能取得他的支持,自然是无法进行的;当然了,因为沈庆之是军方最举足轻重的大佬,小皇帝得到了他的支持,自然毫不费力的就把刘恭、颜师伯、柳元景干掉了。
  
  小皇帝刚继位时,可以约束他的人有很多。皇太后、中书舍人(比如戴法兴)、皇族亲王(刘义恭)、贵族代表、军政大佬(颜师伯、柳元景、沈庆之)都有约束小皇帝的权力。
  
  但现在,皇太后病死了,戴法兴、刘义恭、颜师伯、柳元景都被小皇帝杀了,沈庆之孤零零的处于这种位置,也感到害怕极了,于是八十多岁的沈庆之选择了退出政治舞台。因为再继续站在这种位置上,很可能也会让皇帝干掉的。
  
  但沈庆之的影响毕竟太大了,因为从表面去看,现在的沈庆之只要振臂一呼,就可以把小皇帝干掉。于是沈庆之一再退让,却仍有许多人或明、或暗的劝沈庆之废掉小皇帝。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把沈庆之也杀了。沈庆之被杀后,小皇帝说沈庆之是病死的,于是给了沈庆之举行了极高规格的葬礼。
  
  沈庆之拒绝作乱臣贼子的诱惑,主要原因大约有两个。第一、沈庆之当时已八十多岁了,沈庆之自然不愿意冒这种险了。因为废立皇帝成功了,沈庆之又能享受多少这种成功呢?更何况,当乱臣贼子远没有人们想象中那样简单。第二、拥有强大权力资源的皇叔、皇弟、豪门贵族(以王谢家族为代表)还没有发话,凭他沈庆之的地位,就算他真敢造反,恐怕也只是给这些人作嫁衣裳罢了。
  
  从整个过程去看,无论谁处于前废帝刘子业的位置。恐怕也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因为刘子业在历史上是一个标准的反面角色,所以我们总认为戴法兴、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反对他,只是因为前废帝刘子业太昏晕了。但真实的情况,显然是因为在皇权相对衰弱的背景下,这些有资格与小皇帝分庭抗礼的人,都也不会甘心屈居于小皇帝之下。甚至而言,就算他们愿意居于小皇帝之下(比如沈庆之、王玄谟),别人也会鼓动他们挑战小皇帝的。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怎么能与他们和平相处呢?
  
  前废帝刘子业(中)
  
  基于人的本能,他总是想凌驾于别人之上的;退而求其次,他总是想追求平等的。
  
  如果与皇帝讲平等,不会产生什么可怕的后果;相信谁也会对皇帝讲平等的。换而言之,如果有能力与皇帝讲平等,谁也不会对皇帝下跪的。
  
  始皇帝曾豪迈的宣称,朕为始皇帝,以后二世、三世乃至万世。但始皇帝尸骨未寒,他的这种豪言就成了笑谈。后世的皇帝,都或多或少的报着始皇帝的这种雄心壮志,为了能让这一切变成事实,他们总是想尽办法的给乱臣贼子们设置着种种障碍。孝武帝刘骏自然也不例外!
  
  在豪门贵族势力巨大的背景下,皇帝想强有力的控制帝国,必须得扩张皇族势力。虽然晋武帝司马炎扩张皇族势力的结果,就是让晋帝国在皇族内哄中走向了崩溃;但后世的皇帝,却都无可奈何的沿这条路继续前进。孝武帝刘骏自然也不例外。
  
  在废帝刘子业继位时,刘宋帝国存在着一个以皇叔祖、皇叔、皇弟为代表的强大利益集团。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存在,使任何人想威胁刘氏皇权都是难以想象的。
  
  但强大的刘氏皇族本身,也会威胁皇帝的权力。孝武帝刘骏为了让自己儿子能有效的驾驭皇族势力,自然需要给自己儿子设置了一个强大的军政班底。
  
  孝武帝给小皇帝留下的强大军政班底,是由中书人、辅政大臣联合构成。从隶属关系而言,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就是皇帝的属员;皇帝与中书舍人、辅政大臣的关系,实际上就如亲王与典签、长史的关系。
  
  孝武帝为小皇帝留下的军政班底(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只有刘义恭一个人是皇族成员,其它人都是皇族之外的成员。而且刘义恭也是小皇帝的叔祖,从亲缘关系上看,刘义恭与皇叔、皇弟两系力量也有着天然的距离。
  
  从这层意义上,孝武帝给小皇帝留下的军政班底。从利害关系上,会与小皇帝一块制约皇族势力;从实力上,他们与小皇帝联合在一起,也足以制约皇族势力。
  
  从利害关系关系上,中书舍人、辅政大臣与小皇帝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从隶属关系上,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就是小皇帝的属员。
  
  最简单而言,中书舍人(戴法兴等人)在帝国拥有极高的权力地位,主要因为他们是直接对小皇帝负责的。因为戴法兴等人没有任何家族背景下,也没有任何军政班底。只要有人篡位了,或是有人拥戴其它皇族成员取代了小皇帝,那戴法兴等人就只有靠边站了。
  
  再简单而言,辅政大臣(刘义恭等人)在帝国拥有极高的权力、地位,也主要因为他们是直接对小皇帝负责的。因为单凭刘义恭等人的实力,绝对无法与外围的皇叔、皇弟两大系势力相抗衡的,甚至与王谢等家族代表人物相抗衡都有些力不从心的。从这层意义上,如果小皇帝为中心的权力垮台,他们也只有靠边站站了。
  
  但很不幸,孝武帝死后不久;小皇帝为中心的利益集团,并没有联合起驾驭强大的皇叔、皇弟两系力量,而是自己内部先展开了火并。
  
  小皇帝与中书舍人、辅政大臣的火并结果,是小皇帝胜利了;但这种胜利是可悲的。就好像当时的一些皇帝,曾对皇族势力进行了毁灭性的压制、打击,最后皇帝胜利了,但这种胜利,同样是可悲的。因为取得这种胜利后,实际上意味着皇帝自己瓦解了自己的权力基础。
  
  皇帝对皇族势力进行了毁灭性的压制、打击后,自然不用面对来自皇族的威胁。问题是,当他面对来自其它方面的威胁时,他又该怎么办呢?
  
  皇帝对直接隶属自己的官员,进行了毁灭性压制、打击后,自然不用面对来自他们的威胁了。问题是,当他面对来自皇族的威胁时,他又该怎么办呢?
  
  最初是中书舍人(以戴法兴为代表)想与小皇帝争权,所以小皇帝一怒,中书舍人的政治地位马上受到了致命的重创。这以戴法兴被杀、巢尚之被撤职为标志。在这件事以后,表面上小皇帝的权力扩大了;因为他再也用不着看戴法兴等人的脸色过日子了。但实际上,小皇帝的权力显然因此削弱了。
  
  在中书舍人势力比较强大时,如果刘义恭等辅政大臣敢不服小皇帝,小皇帝就可以利用中书舍人的势力制约辅政大臣,当中书舍人势力受到重创后,小皇帝与辅政大臣博弈时就会少了许多筹码。
  
  看到这里,我们自然会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没有强大的中书舍人存在,小皇帝还可以从外围寻找力量牵制辅政大臣。对此,小皇帝显然也想到了,于是在除掉戴法兴不久后,小皇帝就让王氏家族代表人物(王景文)进入了权力核心。但这种结果,却引起了辅政大臣们的集体恐慌,因为这意味着小皇帝要削弱辅政大臣的权力了。
  
  从力量对比去看,辅政大臣似乎只有接受权力被削弱的命运。因为辅政大臣所代表的力量实际上非常有限,辅政大臣与强大的皇叔、皇弟两系力量相比,实际上是不堪一击的。辅政大臣之所以高高在上,只因为他们是小皇帝的监护的人。
  
  从利害关系去看,如果辅政大臣选择向小皇帝低头,并不见得会彻底损害自己的既得利益。因为小皇帝显然还需要他们去牵制强大的皇叔、皇弟两系力量。但很不幸,以刘义恭为代表的辅政大臣。显然没有认清自己的这种利害关系,也许他们能认清这种利害关系,却有意无意的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漠视可能面对的危险。于是刘义恭为代表的辅政大臣,竟然忍不住要造反了。
  
  但刘义恭等人的造反,显然有些自不量力了。因为不要说他们没有废了小皇帝,就算他们废了小皇帝,面对强大的皇叔、皇弟两系力量联合进攻,他们又靠什么躲过失败的命运呢?
  
  当小皇帝把辅政大臣也清理出局后,从表面上看,小皇帝的权力扩大了,因为已没有人敢与分庭抗礼了。但实际上,小皇帝的权力是变小了。因为这意味着,小皇帝在与强大的皇叔、皇弟两系力量博弈时,筹码少得快一无所有了。
  
  小皇帝把中书舍人、辅政大臣清理出局,就意味着小皇帝亲手把自己强大的军政班底给铲除了。现在小皇帝依靠他那些既缺乏资历、又缺乏军政经验的亲信去驾驭强大的皇叔、皇弟两系力量,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的。
  
  小皇帝在杀掉刘义恭等人后,马上就对皇叔、皇弟两系力量磨刀霍霍,表面上是因为小皇帝残忍、不可理喻,但更深层的原因,却显然是因为在除掉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后,小皇帝已彻底孤立在了政治舞台上。
  
  在这种背景下,皇叔、皇弟两系力量已开始蠢蠢欲动了。而那些中央、地方的军政大佬,普遍也感觉继续站在小皇帝一边,已毫无前途可言了。于是各种形式的密谋,开始不断出现。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围绕蔡兴宗的一系列事情看出来。
  
  蔡兴宗曾鼓动沈庆之、王玄谟、刘道隆叛乱,虽然这些人都拒绝了蔡兴宗的鼓动,但他们都或明、或暗向蔡兴宗保证,绝不会出卖蔡兴宗的。蔡兴宗敢公然鼓动这些军方大佬们造反,而且还没有人愿意揭发他,本身就证明小皇帝已丧失了统治帝国的实力。
  
  从后来蔡兴宗坚决的站在皇叔一边去看。蔡兴宗当时是游说这些军方大佬,应该是替皇叔们服务的。沈庆之、王玄谟、刘道隆等人,听到蔡兴宗公然劝说自己造反,却不去揭发蔡兴宗。本身就证明他们已不敢坚决的站在小皇帝一边了。他们承诺为蔡兴宗保守秘密,本身就等于对蔡兴宗说:“我们不会支持叛乱,但我们也不会反对叛乱。”能得到军方大佬的这种承诺,对叛乱者而言,实际上已足够了。因为得到军方大佬的这种承诺,就意味着叛乱者动手时,军方大佬们会保持中立了。
  
  沈庆之、王玄谟是帝国当时最举足轻重的军方大佬,而刘道隆掌管禁卫军的将领。这些人都对叛乱者表示出了如此暧昧的态度,本身就证明废帝刘子业当时已孤立于政治舞台之上了。
  
  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面对皇叔、皇弟两系力量再也没有安全感了。为了克服这种恐惧,小皇帝遂拿刀开始一路杀下去了。而当时的这种杀戮,除了让小皇帝越来越孤立外,已没有任何意义了。
  
  不久后,小皇帝的亲信也不敢继续站在小皇帝一边了。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的几个亲信,都被皇叔们收买了。于是在一天晚上,小皇帝被自己的亲信暗杀了。
  
  前废帝刘子业(下)
  
  中书舍人、辅政大臣,虽然是小皇帝的属员,却显然不是小皇帝的嫡系。因为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并不是小皇帝亲自培养、挑选出来的,他们都是老皇帝给小皇帝培养、挑选出来的。这些人对小皇帝自然总有一种倚老卖老的意思,而且也对小皇帝构成一种说不出的威胁。
  
  如果小皇帝除掉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后,能把他们留下来的权力真空,让自己的亲信去占据,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而小皇帝在除掉他们时,恐怕也是如此计划的。问题是,在皇叔、皇弟、豪门贵族势力巨大的背景下,小皇帝的亲信想接管中书舍人、辅政大臣留下来的权力真空,似乎是有些不大可能。
  
  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除去中书舍人、辅政大臣只是削除了来自他们的威胁,却绝不会增加自己的权力。相反,只是削弱了小皇帝的军政班底。
  
  当废帝刘子业杀掉戴法兴、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后,就感觉自己将要直接面对皇叔、皇弟的威胁了。因为失去中书舍人、辅政大臣辅佐的小皇帝,与那些强势的皇族亲王相比,已失去了绝对的优势。
  
  在废帝杀掉戴法兴、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后。蔡兴宗(吏部尚书)就公然策反沈庆之(太尉)、王玄谟(中领军)、刘道隆(右卫将军)。后者虽然都拒绝了蔡兴宗的策反,却显然都对此报以沉默。这种事,本身就证明帝国中央政府的高级官员,也都有意无意的与小皇帝划清了界限。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与强势的皇族亲王相比,自然就更没有什么优势了。
  
  知道有人要造反,臣子通常有五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那就是坚决与这种行为划清界限。总而言之,他马上拘捕当事人,并向有关部门揭发这种行为。
  
  第二种选择:那就是强硬的警告当事人,希望他们终止类似的行为,并马上对自己的行为悔过。否则就会拘捕当事人,或是向有关部门揭发这种行为。
  
  第三种选择,那就是保持沉默。总而言之,绝不参与这种行为,假装从未听说过这种事。
  
  第四种选择,那就是参与这种叛乱,却不积极介入,总而言之,首鼠两端边走边看。
  
  第五种选择,那就是参与这种叛乱,并积极的利用自己的权力、地位支持叛乱。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臣子们知道叛乱后的态度越倾向于前者,皇帝的权力越稳定。臣子们知道叛乱后的态度越倾向于后者,皇帝的权力越不可靠。
  
  在刘子业清理掉辅政大臣后。帝国公然参与叛乱,却安然无事的人有很多。确切可知的人就有吏部尚书蔡兴宗、青州刺使沈文秀、雍州刺使袁顗。而对叛乱装聋作哑的人就更多的了,确切可知的就有太尉沈庆之、中领军王玄谟、右卫将军刘道隆。而积极支持小皇帝的人,大约只有小皇帝的那几个名不见经传的亲信。在这种背景下,小皇帝的权力自然越来越不可靠了。
  
  孝武帝留下的权力格局,似乎是从核心的地方一环一环的脱扣了。先是中书舍人被小皇帝重创,于是小皇帝难以驾驭辅政大臣了;后来辅政大臣被小皇帝重创了,于是小皇帝难以驾驭皇叔、皇弟为代表的两大系力量了。在这种背景下,帝国中央政府的高级官员们,也开始都有意无意的与小皇帝划清了界限。到此为止,小皇帝实际上已穷途末路了。因为他面对强势的皇族亲王,已没有任何安全感了。
  
  在这种背景下,废帝刘子业把自己最强势的弟弟刘子鸾杀掉了。刘子鸾当时只有七岁,但因为刘子鸾的母亲曾是孝武帝刘骏最宠爱的妃子,而且孝武帝刘骏曾想让刘子鸾取代刘子业的太子之位,虽然刘子业的太子之位保住了,但刘子鸾强大的军政地位依然没有改变。
  
  刘子鸾当时是南徐州刺使,南徐州的治所是一个我们比较熟悉的地方,那就是京口。想当年,刘裕就是以京口起家的。这样一个弟弟,处于这样一个敏感的地方,如果有人打着他的旗号挑战刘子业,刘子业恐怕会有些吃不住的。于是刘子业先下手为强把刘鸾与他的同母弟弟、妹妹都除掉了。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刘子业最后一次有效行使皇帝的权力了。因为在此后,刘子业的命令,都无法有效贯彻执行了。
  
  在清理弟弟刘子鸾之时,刘子业把矛头指向了自己一个叔叔(刘昶)。而这次,刘子业的命令显然有点不灵了,因为刘昶对此马上就报以了武装叛乱。幸好刘昶叛乱后,并没有多少地方响应他,而刘昶辖区的军政长官,都也心怀鬼胎,在这种背景下,刘昶在武装叛乱后不久,就逃亡到了北魏帝国。
  
  刘子业在诛杀这个叔叔失败后,又把自己另外三个强势的叔父都扣留在了帝国都城。这三个叔父中,就有后来的宋明帝刘彧。
  
  帝国经过这一系列动荡之后,政局变得更加不稳定了。在这种背景下,刘子业又把手伸向了自己另一个弟弟刘子勋,刘子勋当时占据江州,而孝武帝刘骏就是在江州起兵取得帝位的。所以刘子勋虽然只有十一岁,但刘子业却害怕有人拥立刘子勋在江州反对自己。但刘子业的命令,这次彻底失效了。因为诛杀刘子勋的命令到达江州后,刘子勋的属员们公开表示反对;并且迅速调集军队要攻打帝国中央政府。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帝国的局势已绝不是小皇帝刘子业可能控制住的了。在这种背景下,被刘子业扣留在帝国都城的三个叔父,遂收买了刘子业身边的亲信,于是刘子业的亲信把刘子业杀掉了。
  
  刘子业死后,皇叔一系就推举刘彧当了皇帝。
  
  因为历史对这件事,充满了文学、政治宣传的影响,所以我们总感觉小皇帝死有余辜,但真实的历史显然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据史书上说,小皇帝把这几个叔父调到帝国都城,对这个几个叔父进行毫无人性的侮辱、虐待[注1]。但我以为,这应该是政治宣传的结果。他只是为了证明宋明帝刘彧杀废帝合情、合理。
  
  只要我们抛开政治宣传就可以知道。小皇帝把这几个叔父扣留在帝国都城,只是为了消除可能出现的威胁。绝不是为了满足某种变态的欲望。
  
  小皇帝没事侮辱、虐待这几个皇叔,却不及早除掉他们,那不是没事逼着皇叔为代表的利益集团造反吗?小皇帝没事侮辱、虐待这几个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皇叔,却不及早除掉他们,那不是没事给人们反对他、杀他,制造借口吗?
  
  从最基本的利害关系可以看出来,小皇帝是没有理由这样作的。
  
  如果我们抛开这种文学性、政治宣传的内容,那当时真实的历史应该是这样的。小皇帝为了消除几个皇叔的威胁,所以把他们扣留在了帝国都城,试图对他们严格控制,当然不排除小皇帝曾一再预谋要杀掉这几个叔父。但很不幸,小皇帝的亲信却被这几个皇叔收买了,于是小皇帝就被自己的亲信杀掉了。
  
  据史书上说,皇叔刘彧因为废帝刘子业太过无知、变态,不得已才杀掉他的。如果皇叔刘彧杀刘子业的动机真是源于这里,那皇叔刘彧杀掉刘子业之后,为什么要趁势篡位呢?更主要的是,据说因为刘子业无知、变态所以才会乱杀人。那皇叔刘彧当皇帝后,为什么要把刘子业的十多个弟弟全部杀掉?如果这还可以解释为斩草锄根,那后来皇叔刘彧把自己的弟弟也挨个杀掉,又是为什么呢?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当时那种血腥而疯狂的残杀,只是源于上层社会难以调和的矛盾;而很难说是源于某个人的道德、思想。
  
  小皇帝对自己这几个叔父的猜忌,是不是一种合理的、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合理的、正确的。不要说别人了,就是当时的受害者皇叔刘彧(宋明帝)本人,也认为小皇帝这是正确的、合理的选择。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宋明帝后来疯狂杀戮自己的弟弟看出来。
  
  因为小皇帝没有先下手为强,所以后下手遭殃了;换而言之,小皇帝没有抢先杀掉自己的叔父,于是让自己的叔父给杀掉了。至少作为受害者的宋明帝本人,就是如此认为的。
  
  宋明帝在皇位巩固后,就把自己的弟弟们都视为危险的敌人,因为他认为自己死后,自己这些弟弟也会对小皇帝(也就是他的儿子)心怀恶意的。所以他的几个弟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罪过,至于弟弟刘休仁与宋明帝同甘苦、共患难,更是功勋卓著,而且还一直小心翼翼,但依然不能逃过宋明帝的毒手。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当时前废帝猜忌他的几个强势的叔叔并不是毫无来由的。
  
  前废帝的形象,显然是一个政治宣传出来的形象。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一下官方版本的曹髦就可以知道了。
  
  在官方版本中,曹髦与刘子业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总而言之,都是不可理喻的、荒唐透顶的。
  
  只因在三国时期,乱臣贼子还没有后来那样理直气壮。所以司马家族作足了表面文章才当了皇帝,而且对从前的皇族也没有那样作绝、作尽,但人们也认为他们是乱臣贼子。
  
  在官方的正式文告中,曹髦是一个荒唐透顶的皇帝,而司马昭也是一个迫不得已才弑君的忠臣。[注2]只是因为当时的乱臣贼子还不理直气壮,所以官方的这种说法,虽然也记载于历史上,但这些说法,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
  
  在官方的正式文告中,刘子业是一个荒唐透顶的皇帝,而宋明帝则是一个迫不得已弑君的人。因为当时的乱臣贼子都已非常理直气壮了,所以官方的这种说法遂成为历史唯一的说法,其它的内容都消失了。在这种背景下,人们只能把这显而易见的政治宣传当成为真实历史去解读了。
  
  在前废帝刘子业前后不到百年的时间里,营阳王、后废帝,郁林王、东昏侯都是大同小异的无知、变态。但我们看这些小皇帝,就会发现一个共性,那就是,这些小皇帝都是被乱臣贼子杀掉的。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些小皇帝丑陋的形象,大约都是源于乱臣贼子得势后的政治宣传。
  
  [注1]:据史书上说:湘东王刘彧、建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佑,长得都很肥胖,废帝刘子业让人制成竹笼,把三个王装在竹笼中称重量。因为刘彧最肥胖,就叫他“猪王”。
  
  废帝曾经用木槽盛饭,并搅上杂食,在地上挖出一个坑,坑里倒上泥水,把刘彧衣服脱光,让他用嘴吃木槽的食物,让废帝取乐。
  
  废帝把刘彧的衣服脱光,捆住手脚,把一根木棒插在刘彧手脚之间抬起来说:“今天杀猪。”后来经刘休仁的劝解,才饶了刘彧性命。
  
  [注2]:据史书上说:曹髦成天胡作非为。因为皇太后管束他,曹髦就一再用恶毒的语言当面侮骂皇太后。更试图谋杀皇太后,先用箭射,后来又想下毒。这些事情败露后,曹髦就率兵作乱,计划先杀司马昭,再杀皇太后。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小皇帝被成济杀掉了。
  
  对于刚继位的小皇帝而言,他最需要的优点是自信。而这种自信是建立在对老皇帝的信任之上。
  
  老皇帝肯定希望小皇帝能守住这份家业,所以老皇帝在构建这个权力格局时,最多考虑的自然是小皇帝的利益。而且老皇帝留下的权力格局,即使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但这个权力格局,肯定是非常稳定的;因为老皇帝有着足够的政治经验,他考虑的问题远比普通人要深远。
  
  如果小皇帝对老皇帝有这种最基本的信任,那他继位后,自然会容易表现的自信、从容。
  
  如果小皇帝对老皇帝没有这种最基本的信,那他继位后,自然就容易变得无端猜忌、恐惧。
  
  我在评论建文帝朱允玟时曾说:朱元璋的政治才能、政治经验,比建文帝及其亲信,那高的绝不是一点半点。但建文帝对朱元璋苦心构建的权力格局,却是一百个不放心。于是朱元璋刚死,朱允玟就全盘否定了朱元璋留下的权力局。传说中的没有自知之明,大约就是在说朱允玟吧!
  
  其实,刘子业所犯的错误。与朱允玟相比,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孝武帝留下的权力格局,大约是中书舍人、辅政大臣、皇叔、皇弟、豪门贵族几股力量相互牵制。
  
  但刘子业刚当皇帝不久。就把中书舍人、辅政大臣都清洗光了,又把屠刀伸向了皇叔、皇弟。如果没有外力(皇弟的反抗、皇叔的先下手为强),孝武帝给刘子业留下的权力格局,就让刘子业彻底摧毁了。这种结果,自然绝不是刘子业一个人的错误造成的,但很大程度上与刘子业缺乏自信有关。
  
  因为刘子业对孝武帝留下的权力格局,缺乏安全感。所以刘子业在制约臣子时,并不是用借力打力、相互牵制的基本方法。在刘子业的内心深处,恐怕认为只有把孝武帝留下的权力格局摧毁了,自己才能获得安全感。所以孝武帝留下的主要权力者,一个接一个的被淘出了局。
  
  说到玩跷跷板的游戏,皇帝比臣子的机会更多。因为众多处于相互竞争中的臣子们,更容易让皇帝操纵起来相互牵制。而老皇帝留下的权力格局,通常也为小皇帝玩这种游戏留下了足够的空间。所以小皇帝最好的策略,应该就是尊重老皇帝留下的权力格局。
  
  臣子们本身就处于相互竞争中,所以他们真正实现协作的机会等于没有。而老皇帝留下的权力格局,也让臣子们实现协作的难度增大了。这从小皇帝能轻而易举的杀掉戴法兴、刘义恭、颜师伯、刘子鸾等人看出来。
  
  如果小皇帝没有信心与这些人玩跷跷板游戏,总觉得把他们都杀掉才安心。那这种事一开始,就会让权力博弈陷入恶性循环之中。在老皇帝留下的权力格局完整之时,人们通常都也不敢轻言叛乱的,因为制约他们的力量实在太多了,也太大了。问题是,如果小皇帝没有自信与他们玩跷跷板的游戏时,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个人如果缺乏和有实力、有影响力、有野心者合作的信心。最后的选择,自然就只能自己孤立自己;因为这种恐惧会促使他急不耐的把有实力、有影响力、有野心者都清理出局。而这种结果,实际上就是让自己不断孤立于政治舞台上作法。
  
  中书舍人、辅政大臣、皇叔、皇弟几股力量,本身是相互牵制的。在孝武帝留下的权力格局破碎之前,也没有任何资料表明这几股力量曾实现过某种联合,小皇帝却是四处出击,一股不剩的挨个打击。
  
  实际上,小皇帝正确的作法,应该是防止这几股力量联合在一起,防止某股力量一枝独大。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可以利用皇帝的权力,在调节这几股力量的矛盾、利益时,让他们争相讨好自己,承认自己高高在上的事实。当实现这一点后,小皇帝的权力才算巩固了,就算他想改变老皇帝留下的权力局,也应该等实现这一步后再说。
  
  当然了,这种说法也是纸上谈兵的观点。但做为一个成功的政治人物,必须得学会怎样和众多有实力、有影响力、有野心的人合作,更得学会怎样操纵、控制他们。如果不能学会这一点,只能证明他的政治才非常有限。如果对于众多有实力、有影响力、有野心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除掉他们才能安心,那通常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