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上瘾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袁崇焕为什么杀毛文龙?   

2015-11-12 00:55:32|  分类: 政治 历史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崇焕为什么杀毛文龙?




明帝国处死袁崇焕的罪名中,有一条是:“及后薄城下,又潜携喇嘛,坚请入城”

也许有人会很奇怪,携喇嘛入城,怎么也成了死罪之一?

问题是,我们必须得知道一件事,袁崇焕率军救援北京城,带着喇嘛干什么呢?如果你处于袁崇焕的位置,在救援北京城时,你会带几个喇嘛吗?估计不会,因为没有任何资料证明,这几个喇嘛是武林高手。

答案显然是,袁崇焕在率军救援京城时,就计划用城下之盟的方式,解决这起军事危机。因为,喇嘛通常是各方可以接受的人物,他们可以充当各方谈判的中间人。

如果我们明白这层意思,自然会明白携带喇嘛入城,也会成为他死罪之一。

袁崇焕被杀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夸口五年平辽,却是逮着机会,就想与满清议和;甚至在满清军队突破长城防线时,都不忘这种念头,这叫什么事?

因为,袁崇焕是被乾隆皇帝力捧的民族英雄,所以他与满清和议,自然和议就是绝对正确的。

更主要的是因为,满清后来征服明帝国,所以满清自然希望大家相信,满清是最爱好和平的,他们打明帝国,那就是明帝国犯贱。换而言之,只要明帝国愿意与满清和议,肯定就不用挨揍了;但是,明帝国这个贱货,就是不与满清和议。问题是,这不是扯淡吗?就好像狼吃羊时,非要说这是羊逼的;总而言之,狼并不想吃羊,只是因为羊太不讲公德了。

与满清和议?说起来非常简单,但是,代价呢?不掏大笔银子,不出卖一定的政治利益,能实现吗?显然是不能的。

更主要的问题是,结果呢?明帝国可以因此削减北部边防军队,削减北部边防的费用吗?可以保证满清不毁约进攻吗?显然都是不能的。既然如此,明帝国与满清签订和议,又是所为何事呢?

当时明帝国普遍反对和议,主要原因就在这里;人们因为和议非议袁崇焕,主要原因还在这里。一方面夸口五年平辽,一方面与敌人议和,你这是想干什么?

明末清初的历史书都说,袁崇焕在见崇祯皇帝时,曾试图提出与满清进行城下之盟(说得好听点叫和议),但是一看皇帝一副绝不妥协的样子,就没敢提这件事。但是,他携带喇嘛进城的事,显然可以证明,人们说他有这种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

所以,当时才会有许多人都认为,袁崇焕杀毛文龙,就是为了与满清和议的结果。对此,明末清初的书中,几乎都是言词确切的这样记录。

但是,从清方的资料去看,袁崇焕杀毛文龙,似乎不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更符合情理的推想,应该是袁崇焕希望把关宁防御圈内,有资格与自己相提并论的军政长官,都一一去除了。在体制内的军政长官,袁崇焕可以凭借皇帝的信任,让皇帝帮他去除了;在体制之外的军政长官,只能他自己去动手了。

但是不论怎么说,袁崇焕击杀毛文龙的行为,也是一件耸人听闻的事。虽然牵强的去说,袁崇焕有这种权力。问题是,翻开大明帝国近三百年的历史,这是绝无先例的事。

因为崇祯皇帝把政治当童话看。所以,经过简单的权衡,还是认可了袁崇焕的这种行为。因为你说给袁崇焕全权,现在又因为袁崇焕擅自行动就抓袁崇焕,这是你有违诺言了。

但是,当看到敌军打到北京城下,而袁崇焕却试图通过城下之盟的方式让敌人撤军,自然彻底被激怒了。因为,明摆着,袁崇焕一直是在忽悠他。就凭你这种表现,也有可能五年平辽?不是我太天真、太可笑,哪会让你欺骗到现在?

事到如今,你还跟我整什么,相信我没错的!你是不是真觉得,我就是一个白痴。

袁崇焕之死,其实比这还复杂。因为,袁崇焕想拉东林大佬钱隆锡垫背,直接把自己弄进了党争里。

好汉做事好汉当,袁崇焕在杀毛文龙后,实在没有必要拉别人当垫背的。但袁崇焕却非要拉钱龙锡一把,于是他在给皇帝的奏章上说:我这一切是向钱龙锡申请过,钱龙锡也同意过我。

袁崇焕说这种话,实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钱龙锡也没有杀毛文龙的权力,说钱龙锡同意他这样干,只是把钱龙锡拉下水罢了;并不能证明他这样做合法。

袁崇焕杀毛文龙;这从律法上讲,根本就是捅了大娄子;袁崇焕自己也承认“臣诛毛文龙之间与当时情事如此,但文龙大帅,非臣所得擅诛。、、、谨据实奏闻,席藁待诛,惟皇上斧钺之,天下是非之,臣临奏不胜战惧惶悚之至”。

袁崇焕杀毛文龙后,事情也干得实在不漂亮;“崇焕虽诛文龙,虑其部下为变,增饷银至十八万。然岛弁失主帅,心渐携,益不可用,其后致有叛去者。

崇焕言:“东江一镇,牵制所必资。今定两协,马军十营,步军五,岁饷银四十二万,米十三万六千。”帝颇以兵减饷增为疑,以崇焕故,特如其请。(详见《明史、袁崇焕》)

袁崇焕杀毛文龙后,本完全可以不提钱龙锡这三个字,但他却是提了,更是白纸黑字写了下来让世人皆知。无论袁崇焕当时是出于什么动机,但这样做显然是把自己拖入了党争的旋涡之中了。但是,这对袁崇焕而言,也许是一种幸运,因为这让人们证明袁崇焕是东林党成员,就比较容易了。

袁崇焕真的与钱隆锡是朋友吗?如果说朋友是用来出卖的,那袁崇焕与钱龙锡的确是朋友。一个人做了一件自己都认为是死罪的事,一个人把一件事做得一蹋糊涂,却说这事是某人支持我这样做的,这是什么心态?

许多人对袁崇焕并没有恶意,也没有想往死搞袁崇焕的意思。但许多人都想往死里整钱龙锡,因为钱龙锡是东林的党魁,且东林从政的态度从来都是非我同类一概排挤;所以非东林一系的人为了自己的前途,自然也想找机会打击东林。

钱龙锡为代表的东林党,受到政敌的仇视。而袁崇焕在奏章上又白纸黑字的写着;自己杀毛文龙是钱龙锡支持的,那这是一件什么性质的事?

政府高级文职官员、背着最高元首与高级将领谋杀一个独镇一方的统帅,这拿到哪里去(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无论中国还是外国),也是耸人听闻的大罪;更何况这种行为,最后对帝国边防造成了巨大的危害,这就更是耸人听闻的大罪了!

单纯的说一句,我可以五年平辽,这不是死罪,甚至不是什么大罪。问题是,你借这句话,要求皇帝给你各种超越常规的权力(比如,随便改变军制,随便提拔自己亲信,击杀高级将领),就有罪了。事实上,如果没有五年平辽的大话放到前面,仅击杀毛文龙一条罪,袁崇焕就得给毛文龙偿命了。

崇祯皇帝抓袁崇焕时,估计不知道军队已军阀化了。事实上,如果崇祯皇帝知道支持袁崇焕改变军制(取消巡抚一职);提拔自己亲信,击杀高级将领,就有可能让军队失控,他肯定不会随便支持袁崇焕的。

事实上,关宁军队军阀化,袁崇焕恐怕只是为人作嫁衣裳。毫不夸张的说,就算崇祯皇帝把袁崇焕放回辽东,他恐怕也无法控制祖大寿的。

事实上,如果祖大寿一直以袁崇焕马首是瞻,袁崇焕估计是不用死的。因为,如果关宁军队在与皇帝博弈时,提出的条件就是让袁崇焕免于死罪,我估计皇帝不敢拒绝的;而且皇帝也没有理由拒绝。因为,在这种背景下,皇帝囚禁袁崇焕(只是不杀他),就等于多一块与关宁军队博弈的筹码。问题是,祖大寿为代表的关宁军队,是不会给崇祯皇帝这块筹码的。

处理一件事时,主管通常只会定下基本调子,具体调查、决定都是由相关部门进行的。

对于于一件事,通常都是这样的:首先主管发表自己的基本意见。

换而言之,主管认为是这样的。但是,主管认为是这样的,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吗?显然是未必的。

再换而言之,主管认为应该这样办。但是,主管认为应该这样办,就必须得这样办吗?显然也未必。

因为,接下来,相关部门就需要围绕主管的这种意见,开始调查、分析、讨论了。这是现实管理中,通常是必不可少的。

然后,相关部门把调查、分析、讨论的结果交给主管。主管在此基础上,再提出自己的基本意见。

类似的过程,可能会反复进行。这在现实管理中,应该也是非常普遍存在现象。

说得具体点,皇帝认为袁崇焕该死。袁崇焕一定该死吗?从理论上,显然不是的。因为,皇帝可能是一时意气用事,或是皇帝还有许多事情真相不知道。

所以,皇帝认为袁崇焕该死后,接下来就是相关部门,全面对袁崇焕展开调查、分析、讨论,然后给皇帝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从理论上,这种工作方式,会避免皇帝的许多失误。

如果皇帝的决定,只是一时冲动而来,看到相关部门的调查、分析、讨论后,自然会冷静的看这个问题;如果皇帝因为不知道事情真相,所以有了错误的决定,当他看到相关部门弄清事情的前因后果后,自然有可能改变自己从前的决定。而且,从帝国的运行上,相关程序通常总是需要走的。

在具体运行中,相关部门从来也不是摆设。换而言之,如果皇帝的决定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经过调查、分析、讨论后,自然会告诉皇帝,皇帝的决定是欠妥的。就算皇帝一意孤行要执行,在执行环节上也会受到各种阻挠。

在严惩高级官员的事情上,有关部门通常会认可皇帝的决定。因为,相关的决定,只是威胁少数人的;尤其掺杂上党争的背景后,大家自然犯不着为了他们得罪皇帝。更主要的是,如果大家感觉,自己是皇帝,也会杀这个人的(虽然相关理由未必端得上台面),他们自然也不会替他辩护的,相反还会替皇帝找足够的理由。

有时候,统治者销毁、或隐藏相关档案,只是希望大家认为相关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如果翻开相关档案,这件事就复杂了,至少,谁也会觉得,这件事很难简单的说出个谁是谁非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