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上瘾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慈禧为何怒斩画师?   

2015-01-25 21:42:16|  分类: 政治 历史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禧为何怒斩画师?

1.後人研究歐陽詢的書法,不能不研究他的代表作《九成宮醴泉銘》,該碑為歐陽詢古稀之年爐火純青的手筆,廣受推崇。後人為這碑蓋了一棟瓦房擋風遮雨。
不過1958年大煉鋼時期,當地的縣領導好大喜功,為追求成績,突發奇想把此碑搬來當耐火材料,碑上竟被砸出一道很長的裂紋。幸虧碑石堅硬,短期之內沒有斷裂。後來多虧文物部門揷手,這件稀世之寶才倖免身首異處。
2.張大千癡迷於書畫收藏。一次,在字畫店巧遇清初著名畫家新羅山人的《紅梅圖》真跡,幾經討價還價,最後商定300大洋成交,於次日交款取畫。張大千剛離開沒多久,張學良也來到這家店裡,一眼看上了這幅《紅梅圖》,張學良財大氣粗,以500大洋高價先下手成交。張大千翌日湊足300大洋來到店裡,得知名畫被張學良搶先買走,只好敗興而歸。30年之後,張學良將此畫作為禮物送給張大千,並附便箋寫道:學良三十年前強行購畫,非奪兄之好,而是愛不釋手,不能自禁耳。(PS:有錢就是任性)
3.近代篆刻家吳昌碩成名前,因為買不起石料,一度在方磚上練習刀功。當時,他被蘇州知府吳雲聘為家教。吳雲有暇過問兩個兒子的學習時,兩個兒子告知「先生不教課時,總在刻東西」云云。吳雲想看個究竟,便悄然來訪,見吳昌碩刻字,自己又有同好,便問吳,「你做篆刻,怎麼不用石料?」吳昌碩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弄得面紅耳赤,如實相告自己囊中羞澀。吳雲見到吳昌碩充滿疤痕的雙手,非常感動,鼓勵吳昌碩在石料上練習,對他說,「我有不少石料,如不嫌棄,就送先生一些。」吳昌碩自然非常感激,不放過學習的任何機會,又繼續向吳雲請教,吳雲借給吳昌碩的資料中,就包括自己編纂的《兩礨軒彝器圖釋》。
4.北洋直系軍閥孫傳芳喜歡搜集名人字畫。他在民國14年(1925)自任五省聯軍總司令後,對於字畫的搜羅更加癡迷,一心想弄到當年聞名遐邇的呂鳳子畫的仕女圖。孫傳芳認為有錢就能買到,第一次派馬副官帶了200塊大洋前往丹陽呂宅購畫,結果索畫不成,謊報稱呂鳳子嫌錢太少,弄得孫傳芳暴跳如雷。於是孫傳芳讓馬副官帶了1000塊大洋再去一趟。這次見到呂鳳子,錢也被收下,馬副官以為萬無一失。但呂鳳子還是不肯畫,沒過兩天大洋如數退還孫傳芳,還寫了幾句話捎來,「為取悅個人而畫,極不自由,亦極不愉快,如此亦畫不好。大洋璧還,乞恕不恭。孫總司令臺鑒,鳳子拜。」
(齊白石畫的蟹)
5.齊白石擅長畫蝦畫蟹。長年累月觀察蝦、蟹的游動、覓食、嬉戲等情景。他曾在民國六年於一本螃蟹畫冊上寫道:「借山館後有石井,井外常有蟹橫行於綠苔上,余細觀九年,始得知蟹足行有規矩,左右有步法,古今畫此者不能知。」他畫畫不單純對蝦蟹進行描摹。他將蟹的橫行借用於諷刺日寇與一些權貴,例如曾經在畫作上題道:「看你橫行到幾時」。抗戰勝利前一年,他又畫了一幅蟹,題詩道:「處處是泥鄉,行到何方好?去歲見君多,今年見君少。」暗喻日寇深陷泥潭,末日將至。
6.民國26年七七事變之後,北平淪陷。齊白石初次體驗到淪亡之痛苦。為擺脫敵偽人員糾纏,提筆寫下十個大字貼在家門口:「畫不賣與官家,竊恐不祥」。後來又在大字旁邊用小字寫道:「中外官長,要買白石之畫者,用代表人可矣,不必親駕到門。從來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謹此告知,恕不接見」。時過不久,又貼出一張告示:「絕止減畫價,絕止吃飯館,絕止照相」,並在首句之下加小註:「吾年八十矣,尺紙六圓,每圓加二角」,「賣畫不論交情,君子自重,請照潤格出錢」。齊白石亦常常藉詩話影射敵人,罵個痛快淋漓,例如在一幅《群鼠圖》上題詩道:「群鼠群鼠,何多如許?既嚙我果,又剝我黍。燭炧燈殘天欲曙,嚴冬已換五更鼓。」

7.張善孖是張大千的二哥,擅長畫虎,素有「虎癡」之譽。為了不與二哥爭名奪譽,張大千極少畫虎,即便偶爾為之,也是自娛自樂,從不外售。民國24年春某天,兄弟二人對飲,酒酣耳熱之際,張大千向二哥提議兄弟二人來個合璧之作。出乎張善孖意料之外,張大千畫了一幅《虎嘯圖》,二哥驚喜之餘即興揮毫題詩題跋。此畫被一位日本友人得知,遂以激將之法將其買走。張大千畫虎之技藝超越其兄之論傳開,便有人來高價求畫。張大千對此事懊悔不已捶胸頓足,墨瀋淋漓寫下兩句話:「大千願受貧與苦,黃金千兩不畫虎」,並為自己定下「二戒」:一戒畫虎,二戒飲酒。
8.蘇曼殊篤信「文情不厭新,交情不厭陳」。寫作方面,老生常談己不談;交友方面,交新友亦不忘故人。他與趙伯先的情誼即為一段佳話。趙伯先曾請蘇曼殊為其作畫一幅。蘇曼殊答應下來,卻因無暇作畫而耽擱。兩人分別不久,黃花崗之役爆發,革命黨人付之一炬,趙伯先扼腕痛惜,悲憤之下嘔血而亡。蘇曼殊得知老友去世,萬分悲慟,並為自己欠下畫債而愧疚不已,乃提筆繪成《荒城飲馬圖》託人帶回國內,於趙伯先墓前焚化,以此告慰亡靈哀悼故友。儘管如此,蘇曼殊依然覺得於心有愧,竟然就此輟筆,不再作畫。

9.1960年代初,李苦禪先生執教於「中央美院」國畫系,過了幾年平靜的日子。1966年文革爆發,血雨腥風將李苦禪也捲入其中,被造反派扣上「反動學術權威」「黑畫家」的帽子,經常被揪去遊街、批鬥、交代「罪行」。李苦禪被抄家,家裡裝文物的箱子都被貼上封條。這些箱子裡滿是珍品,比如明清古墨、清代皇帝用過的毛筆、恩師齊白石和徐悲鴻、潘天壽等著名畫家的信劄等等。為保護珍品免於被毀,妻子李慧文與兒子李燕決計趁著黑夜將箱子裡的重要珍品取出藏匿起來。李燕仿寫了造反派的封條、仿刻了造反派的印章,天衣無縫地按照做好的記號在箱子的原出貼上仿製的封條。如此一連三個晚上,母子倆立下了魯壁之功。後來這批被搶救出來的珍品被陳列在李苦禪紀念館中供人觀賞。
10.北京在光緒二十六年(1900)被八國聯軍佔領並於隔年簽訂《辛丑條約》之後,侵略軍撤出。慈禧回到北京,時值66歲大壽,不顧國庫空虛,執意大肆慶祝一番。慈禧的紫檀壽屏做好之後,請來山東煙臺畫師李奎元為壽屏作畫。李奎元不敢抗命,又不想歌功頌德,於是畫了一幅諧音會意畫。其背景是八國聯軍的軍陣,主體是小孩手中捧著大紅桃子。乍一看,好象是「童子獻壽」,可認真一琢磨,那是「逃(桃)之夭夭」與「臨陣脫(托)逃(桃)」之意。李奎元自知此舉是彌天大罪,作畫之後蓋上黃綾幔便不知去向。慈禧是個明白人,看到畫作臉色鐵青,大發雷霆道:立即捉拿畫師,格殺勿論!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