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上瘾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引用 马丁·沃尔夫:民主的约束和要素   

2014-03-16 21:56:51|  分类: 政治 历史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时间:2014-03-15 05:33 作者:马丁·沃尔夫 

   

乌克兰可以成为稳定的自由民主制国家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是:可以。乌克兰将成为稳定的自由民主制国家吗?答案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确实知道有一些国家抵达了这个目的地。但我们也知道,普选式民主犹如一株脆弱的植物,尤其是在萌芽期。一些新生民主国家(如埃及、泰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现状,印证了这一真理。民主之所以脆弱,是因为它是一种复杂的,在某些关键方面不自然的游戏。


  我的出发点是,接受被统治者问责的政府才是唯一适合正常成年人的政体。其他所有政体都把人民当做小孩。在过去多数人没接受过教育的时代,这种家长式统治或许说得过去。但这一点已不再成立。随着人们越来越见多识广,用这种方式对待人民的政府将越来越难以被接受。我预期(或者说希望)长远而言,这一点即便在中国也将得到应验。
 
 
  事实与这一乐观看法相符。根据"政体第四代指数"(PolityIV)数据库,如今近100个国家是(多少有点不完美)的民主国家,比1990年翻了一番。而往前追溯至1800年,这一数字为0。真正的威权体制国家已大幅减少,从1990年的90个左右减至现在的20个左右。可惜,"半民主状态国家"(anocracies)的数量从20个左右上升到50多个,这些政权的统治高度不稳定、低效而且腐败。它们要么是摇摇欲坠的威权政权,要么是濒临失败的民主政权。它们对武装冲突的爆发或暴力夺权十分脆弱。
 
 
  那么,一个稳定、成功的民主政体的支柱是什么呢?简言之,民主需要双重约束:人民之间的约束,以及人民与国家之间的约束。这两道约束依赖于四项基本要素,缺一不可。
 
 
  首先,民主需要公民。所谓公民,不仅是指参与公共生活的人(尽管那是公民定义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公民接受这一点:他们对共享政治过程的忠诚,必须高于对个人政治倾向的忠诚。公民理解"忠实的反对派"(loyalopposition)这一理念。他们认可政府的合法性,哪怕这一届政府是由自己反对的一方主政、甚至主要为那一方的利益服务的,因为他们相信自己这一方迟早有机会上台。按此逻辑,公民不会利用政治过程去破坏反对派不受阻碍地发挥作用的能力。他们认可异议(哪怕是激烈的抗议)的正当性。他们唯一排斥的是使用武力。当然,有些反对者是无法被接受的--尤其是那些拒绝民主过程合法性的人。一个国家如果缺少这类公民,将永久处于分裂,甚至内战的边缘。
 
 
  第二,民主需要卫士,这个名词是已故的简o雅各布斯(JaneJacobs)在她的力作《生存系统》(SystemsofSurvival)一书中使用的。卫士们掌握着政治、官僚统治、法律或军事领域的职权。民主卫士与盗贼统治者截然相反,他们行使职权不是为个人谋取物质利益,而是遵守客观的规则,或者以有利于大众福利的方式行事。被罢免的乌克兰总统维克托o亚努科维奇(ViktorYanukovich)是这方面最好的反例。不过他追求权力的动机也很传统。纵观历史,权力与财富总是难分难离。认为这二者应该分离的观念在过去是革命性的,当今在许多地方依然是革命性的。亚努科维奇就对此不屑一顾,他只相信自己有掠夺和镇压的权利。这可不是民主合法性的基础。
 
 
  第三,民主需要市场。我所说的市场绝不是指滥用国家权力,将国有财产转变为私人财产,这一幕曾在前苏联大量上演。靠窃取国有资产发家致富的商人,并不比其背后的政治靠山更为正当。
 
 
  由正常运转的政府支持的正常运转的市场,能为稳定的民主政体提供关键支柱。首先,市场支持繁荣。一个能确保人们过上体面且较有保障的生活的社会,多半也会是个稳定的社会。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民不但互相信任,也对自己的经济未来充满信心。其次,市场可以松弛富裕和权力之间的联系。于是,人们尽管仍看重选举结果,但不至于视其为关系到自己或家人生死的大事。这有助于防止政治热度升温到白热化的程度。
 
 
  最后,要想让上述所有复杂(尽管必不可少)的体系有效发挥作用,民主政体还需要各方认可的法律,尤其是宪法(即便有时候是不成文的宪法)。按照既定程序制定和实行的法律,规范着政治、社会和经济领域的游戏规则。缺乏法治的国家将永远濒临混乱或暴政,这正是俄罗斯数百年来的不幸命运。
 
 
  因此,民主远远不只是选举,其内涵肯定不是"一次性的一人一票",当然也不是"多次性的、但做了手脚的一人一票"。民主是一张交织着权利、义务、权力与约束的复杂网络。民主要么是自由个体的共同政治发声,要么什么也不是。赢得选举的人无权随心所欲,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民主政体,而是选举产生的专政。
 
 
  局外人能帮助一国之民走向民主之路吗?是的,他们能。欧盟(EU)对中、东欧的大力经济和政治帮助展示了这一点。倒退的步子可能出现吗?是的,匈牙利正显示这种局面。坏邻居能破坏希望吗?是的,这也是可能的。
 
 
  我们的确见过许多国家在迈向民主的路上失败。埃及是比较突出的一个,这或许是因为它缺少的必要成功条件太多。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乌克兰为自己创造了1991年以来第三次机会。不过该国将需要大量帮助。西方世界向其他国家提供过类似帮助。但乌克兰自己也得向着崭新的社会游戏规则努力,它必须孵化出真正的公民、诚实的卫士、像样的市场和公正的法律。这种革命性的转变可以实现吗?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很确定--它非常值得尝试。
 

来源: FT中文网 | 来源日期:2014.03.13 | 责任编辑:张白烨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