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上瘾博客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日志

 
 

【老马聊骚】洪秀全的丢掉银元与睡遍美女  

2013-07-06 08:27:04|  分类: 政治 历史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年危机,是个顶可怕的事情。中国历史上,很多影响历史格局的大事件,都是由有中年危机的人制造的。比如,李自成,丢掉邮差铁饭碗的时候,正好中年;比如陈独秀因为八大胡同虐鸡被北大“休假式治疗”,愤而成立中国共产党;比如,洪秀全……陈独秀虐鸡这事儿,我在以往的老马聊骚里边写到过,也录了节目,不赘言。洪秀全遭遇中年危机而起事,最终干掉了清廷半壁江山这事儿,其实也很值得聊聊。

洪秀全的出身,跟蒲松龄比较像(蒲松龄的段子,在以往的聊骚里边也有,读者可以选择阅读)。洪秀全家里也有几个哥哥和姐妹,父亲是个小地主,也算有点小钱。那个时代,读书考功名,是小地主阶级所最期望的。所以,洪秀全被送到私塾读书,学习八股,等着慢慢考清朝的官做。

洪秀全家离广州有九十里路,这个距离不远不近。青年小洪于才学上确实差些,关于这一点,中山大学的袁伟时老先生有专门的文章分析《洪秀全集》的诗歌的水准而得出的,不是我主观臆断。其实,如若是才学实在太差,天资实在愚笨的话,对青年洪秀全的精神打击也许没那么大。可是,洪的才学足够他考取考秀才的资格的程度,但每次带着这个资格走九十里路去广州应考的时候,总是名落孙山。这种考秀才的事情,他一共做了四回,然后死心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蒲松龄的考试的能力要比洪秀全强很多。洪秀全属于初中毕业考高中而不第的,蒲松龄属于一直复读高三考不上山东师大的。老考不上,就能当老师了。洪秀全起初,也在私塾里边帮忙。但有史学家考证说,当时洪秀全所在的村庄还是比较贫困的,所以孩子们交不起学费,只是送洪老师点茶叶、油盐酱醋什么的。生活的困顿与仕途的无望,让洪秀全神叨了。类似的例子,在“范进中举”等小说中也很常见。

稍微读了一点书的人,一旦神叨,有一点好处,可以装神弄鬼,糊弄乡下人。洪秀全起初也想走这条道路,但嘴皮子不行,与亲戚冯云山忽悠人的功夫还有一定差距。起初,洪与冯组团忽悠人,还从广东老家到过广西等地,但混不下去。洪离开,冯留下了。

洪秀全他们忽悠人的本事,是从一本西方基督教的科普小册子来的。鸦片战争之后,一个叫罗孝全的美国传教士来到广州,他接受过正统的美国大学里边的基督文化教育,“忽悠人”的本事要比洪秀全他们强很多。在洪秀全最落魄的时候,罗孝全邀请洪兄弟到教堂来,传他本事了。传教的本事,于洪秀全是次要的,吃饭问题,才是人生顶大的事情。而立之年而立不起来的洪秀全,最需要的,就是找个饭碗。清廷的科举,没给他,他便把希望寄托到了西方洋人的基督教上。

洋人建立的基督教堂,当年也是顶装逼的一个地方。比如,洪秀全的银元事件。眼看着洪秀全跟老师罗孝全的学习期满,“大主教”罗爷要“加封”小洪传教士资格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一个影响中国一亿两千万人生命的事情,历史总是让我说的这么有巧合性。当时,“加封”之前——他们西方叫这个为洗礼,说白了其实就是加封,赐予传教士资格——洪秀全突然特别二地问罗孝全,“我丫有这资格了,出去传教去啦,你丫大教堂每个月我给我几块现大洋啊”?

他们洋人的规矩,其实,出去做传教士,是真给银元的,每个月大约七八个的样子,折合现在的人民币,应该是七八百块钱的样子。中国现在某些三线城市的最低生活保障,是八百元起好像。但是,这事儿,背地里边知道行,不能明面上说。洋人也是很装逼的。罗孝全一听洪洪这么问,就说,“小洪啊,你不纯洁啊,就你这个境界的,不能做传教士啊”。我怀疑,罗孝全肯定背地里边暗骂,“傻逼,你找富人传教去,说动丫的们了,他们的钱还不就是你的钱啊,在俺们西方国家,最富的就是教皇”。

洪秀全还是太年轻,因为一句关心自身生计的话,丢掉了传教士这个饭碗。基督大叔的饭吃不成了,他想起了冯云山。

这个时候的冯云山,在广西算是扎根了。一些史料说,洪秀全到达广西之后,冯云山带着三千教徒来欢迎洪爷的大驾光临。那气势,都快赶超井冈山时期的毛主席了。冯云山懂得一个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很顺堂的,把一把手的位子给了洪秀全。此时的广西,最重要的一个矛盾就是发生在土地上的械斗行为。大量外地人涌入广西,造成广西本地人耕地紧张,所以,各处经常会发生一定规模的暴力冲突。冯云山、洪秀全抓住这个当时的主要矛盾点,顺利地发展起了自己的武装队伍。这股子力量,借着洪教主38岁大寿的日子,直接起事,干开了。

当时的清廷,真没把这股子力量当回事。为什么呢?因为械斗在当年的广西非常常见。两个村子为了争夺一口水井、一块农田,能干几十年的,死上百人的。作为地方政府,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怎么斗,都是自己锅里边的,打死的肉正好煮熟了烂在锅里边拿大碗盛着吃。当他们开始意识到这股子力量不是械斗那么简单的时候,洪秀全大叔的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推倒了清廷的多米诺骨牌。

但凡“宗教”组织,或者“信仰组织”,都会许给教众们一个美好的未来。跟着洪秀全起事的一帮子人,美好的未来就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把地睡女人。当然,几次血拼之后,这帮农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死人了,而这个时候,知道这些已经太晚了,因为武装队伍已经离家几百里了,农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意味着,只能当炮灰继续往前走。

谁有军队,谁就最有饭吃,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是这样,虽然士兵们不过是领导者们敛财的工作,但这些工作丝毫不知自己的悲剧命运,相反,一门心思地要打到南京去。四十岁之前,不得志的洪秀全,终于扬眉吐气。他通过中国式的基督教(拜上帝会),为自己的中年危机进行了现世的化解。金钱、美女、权利……成为化解中年危机最好的法宝。

有些史学家说,洪秀全从金田起义开始,侍寝的女人数量逐渐增加,到进入南京之后,编制内的媳妇,有88位,临时工而具备被睡资格的,有两千多位。洪秀全的前半生太郁闷了,所以他要用后半生去挥霍与玩女人。史书上说,洪秀全进入自己的天京帝宫之后,便到死也没有出来,这11年中,玩遍了天下美女,赏尽了人家至宝——有人说,洪秀全的尿壶都是周大福牌纯金的。

现在的很多官员,大肆地玩女人,跟洪秀全其实是一个路子。这些官员,在四十岁之前,其实大多都是装孙子处处低三下四的,然后混到了可以让后来者装孙子的位置上去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梦寐以求的位子,所以,只能通过金钱、权利、女人等方式一次一次的“掐”自己,以证明,这不是梦境。最可恶的,便是这种权势,中国历次革命都没有打破的权势。

洪秀全根本无心打碎中国传统价值体系中的权利,也无心建立一个去除剥削的社会形态,他为了维系自己的金钱、美女、权利,只能继续自己的“信仰”谎言,甚至于一度“发展”自己的信仰谎言,但背地里,却是权利阶级内部的火拼,虽然这种火拼的外在表象是以无辜士兵乃至民众的肉体死亡为代价的。有史学家研究说,太平天国时期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在一亿两千万人以上。出于革命需要,二十世纪的一些领导人也热情讴歌洪秀全,以求取自己政权的合法性,比如,早年的孙中山。

但是,以洪秀全为首的天朝剥削阶级,深知女色对其政权带来的消极作用,它会让兵士们安于生活,而不思革命。所以,天朝制定了男女分居的制度,即使是夫妻,也只能初一和十五两天不正经一下。但是,这种规定,是不限制权力阶级的。按着地位的高低,天朝官僚分配女人的数量,有明确规定。一切恶毒的政体,都是严格限制民众的性,而从来放任甚至直接满足统治阶级的性的。

洪秀全睡过的女人很多。但因为早年没有女人的时候,很可能手淫过度,因此造成,生殖能力下降。在11年的天京帝都生活中,他的两千女人只为他产下七个孩子(数字可能不准确,史学界有不同说法,还有一说,认为,洪总计八个孩子,其中两个,是起义前生的)。天朝皇帝的大儿子,正吃着炒鸡蛋,便被拿着洋枪洋炮的湘军给抓了。在大儿子被抓前一个月,洪秀全死掉。

因为早年禁欲严重、手淫频繁,帝都生活后的洪秀全的性能力并没有因为女人的增加而增大。作为拜上帝教的大教主、上帝的亲儿子,他又不能召见善于炼制春药仙丹的臭道士们前来助阵,自然成了当年硬着等,如今等着也不硬了。于性一面,洪秀全没有走出自己预设的圈套。后来的很多革命头目们没有走他的覆辙,不再打宗教的旗号了,开始贩卖起主义来。主义归主义,当了皇帝之后,该找道士练春药的,还是找,毕竟主义比宗教还牛逼,不再是与臭道士水火不容的,于新的革命者看来,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先把反对派打倒,然后再于团结者中划点反对派出来,继续打。

洪秀全丢掉自己的银元与睡遍天朝的女人,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的瞬间。怎样建树一个不再是权利阶级动辄便有能力砍杀上亿人头颅的世界,方是当下人要思考的。

 

笔者网易博客:http://wshange.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